当前位置:生肖网 > 历史风云 > 正文

浙赣会战最关键一战,川军第88军血战五天五夜

时间:2016-12-28   阅读:
当年的300多万川军,带着乡亲父老的嘱托,穿着草鞋,打着绑腿,扛着“老套筒”,身背大刀、斗笠、背包,义无反顾地走向前线。
在浙赣会战中,川军23集团军、第25集团军英勇参展。其中,范绍曾的八十八军在金华、兰溪地区阻止、迟滞敌人,与敌军血战五天五夜。在山岳水网地带和敌进攻的路线上,他们大量埋设地雷,炸死了敌第十五师团长酒井中将,这是日本陆军史上第一个阵亡的师团长,在日军中引起很大的震动。
川军2个集团军英勇加入浙赣会战
1942年,已是抗日战争的第5年。
太平洋战争爆发后,美国为了报复日本偷袭珍珠港,4月18日,美军16架B-52轰炸机从大黄蜂号航母起飞,在中校杜立德的率领下突然轰炸了日本东京等城市,并于当日降落在浙江衢州机场。东京遭到轰炸后,日本全国上下人心惶惶。4月30日,日本下达大本营作战方案,抽调15师团、17师团、22师团、32师团、70师团、116师团等总兵力共14万余人,发动了浙赣战役。并令不必等全军集结完毕,首先占领浙江金华,然后占领并破坏衢州、丽水、玉山机场。
这是1942年夏季,日军为摧毁中国在浙江前进机场,打击国军第三战区主力而发动的一场战争。主要由金华、兰溪地区战斗、衢州地区战斗、上饶、广丰地区战斗、浙赣路西段战斗、临川地区战斗、丽水、温州、松阳战斗、日军撤退时的追击战斗等组成。
此会战后,日军基本达到了“没收与破坏铁路设施和器材以及其他培养战力的各种军事、政治、经济设施和资材”、抢掠物资,并掳劫青壮年等“以战养战”的目的。
浙赣会战最关键一战,川军第88军血战五天五夜

对于浙赣战役,中国军队也有准备,当时第三战区以4个集团军32个师约26万人,其中23集团军、第25集团军为川军,设防于浙赣铁路沿线,4月中旬又从第九战区调来3个军在赣伺机配合。
日军东路由绍兴、萧山、诸暨沿浙赣铁路向义乌、金华前进,另一部分由富春江水路攻掠桐庐、兰溪等地指向金华;西路则由江西抚河、临川、崇仁、弋阳、贵溪、横峰沿浙赣铁路东犯,日军还派出一股部队窜扰河口,妄图直扑上饶摧毁第三战区长官部,然后与东路兵团会师衢州。当时三战区的防线,由福建沿海经浙江、江苏、皖南、江西与湖北接壤,全长数千里,兵力不足,决定和敌人展开运动战和游击战。
日军激战9天已对金华形成合围
1942年5月15日,日本侵略军分左、中、右三路向金华、兰溪等地进攻,浙赣战役正式打响。
日军十三军的第七十、第二十二、第十五、第一一六、第三十二5个师团和第四十师团河野旅团共54个大队从浙江杭州、宁波之间向西进攻。日十一军的第六、第三、第三十四、第六十八4个师团从进贤、东乡一带向东进攻,其战略目的是打通浙赣线, 荡平浙西、赣东一带的飞机场并企图歼灭第三战区主力部队。
中国军队开始的战略意图是:以较小的兵力配置于浙赣铁路西段,阻止和迟滞日十一军的进攻, 战区的主力集中浙赣铁路东段的金华和兰溪一带,伺机与日第十三军作战,同时以一部分兵力退到浙赣线东段之两厢,开展游击战、破袭战,袭扰日军的后方。
大战初期,第三战区仅以小股部队节节抵抗,日军因而进攻神速,仅9天功夫就推进金华外围,并从东、南、北三个方向对金华形成合围态势。
日本陆军史上首个阵亡师团长命丧川军之手
中国军队阵地上遭日机连番轰炸,残肢断腿到处可见,加上梅雨季节,部队伤亡惨重,这时顾祝同权衡双方兵力,敌陆海空联合作战,处于优势,现气势汹汹而来,锋芒毕露。若在金华、兰溪地区与敌决战,显然于我不利,遂命令第十集团军等向衢州突围转移,不与敌作战,仅留范绍曾的八十八军在金华、兰溪地区阻止、迟滞敌人,以便主力部队在衢州、江山一带集结,寻找战机。
5月25日,日军未发觉第三战区主力部队已经转移,仍按原计划以第十五、第七十、第二十二3个师团及第四十师团河野支队近8万人奋力向金华、兰溪进攻。
范绍曾的川军第八十八军将士在山岳水网地带和敌进攻的路线上,大量埋设地雷,又利用有利地形构筑坚固阵地,以山炮、迫击炮狠狠打击进攻之敌。使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重大代价。
鏖战之际,范绍曾亲临阵地训话:“日本人有什么可怕的,脑袋掉了碗大的疤,是男人就跟老子顶着,跟日本龟儿子拼命。”说着抱着一挺机枪,狠狠向日军射去。
日军以绝对的优势兵力,猛攻四天四夜,始终未能撞开八十八军的防线,战斗的惨烈程度可用尸骨成山,血流成河来形容了,整个阵地弹落如雨,一片火海, 面对着嚎叫冲来的日军,副军长罗君彤吼道:“弟兄们,现在是报效国家的时间到了,请大家刺刀上枪,拿起大刀片,与鬼子拼命去。”杀红了眼睛的八十八军将士 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,毅然抽出大砍刀,捆起手榴弹,与敌人展开肉搏,当时的动员口号是“受命之日忘其家,出征之日忘其身”。
当八十八军在四川誓师出征之日,家乡的父老乡亲赠送该部一面锦旗,上面书写着“受命之日忘其家,出征之日忘其身”,在出征的千里征途 上,范绍曾都叫士兵们高举着到达浙西前线。
有一次,新四军军长叶挺到八十八军军部商谈协同作战,看到这面锦旗,连夸这两句口号提得响亮,表现了抗日军人保家卫国、血洒疆场的英雄气概。听到叶军长的夸张,范绍曾心里特别的舒坦,于是他每次作战斗动员时,就把这两句话搬出来,从而这两句话便成了八十八军的战地动员令。
5月28日,敌第十五师团长酒井中将带着司令部参谋人员及副官,骑着高大的东洋马亲自到兰溪督战。酒井一行在兰溪北面3公里处,战马踏响地雷,连人带马顿时坠入血泊之中,酒井中将的腿被炸得很远,另一只手飞到树杈上。接着,附近又接连有人触响地雷,随行的兵器部长、兽医部长、副参谋长等人尽被地雷炸死。
酒井师团长被炸身亡,在日军中引起很大的震动,因为在日本陆军历史上“在职师团长阵亡,自陆军创建以来还是第一个”。
当天晚上,范绍曾接到顾祝同电报“现阻击任务完成,命你部迅速突围,转入敌后开展游击战。”
5月29日,日军主力同中国八十八军血战五天五夜,终于攻取了金华与兰溪,这时他们发现扑了空,不但没有围住第三战区的主力,连八十八军也不知到哪儿去了。
如果说生命的长度从头到尾都是一场决断,那么无疑,川军将士们用八年的时间、用生命和热血、用脚步,做了一个他们一辈子都不退缩不畏惧的决定——抗日!

最准6合彩9期资料开奖